第1099章 我走!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2333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八阶巅峰血脉的高阶恶魔,名叫阿卡洛斯,他修长的身影藏身在巨大火球之中,兴奋地看着“月泪”的到来。

最近烈焰家族入侵极炎深渊,各大区域的深渊领主,都在和烈焰家族的强者战斗。

阿卡洛斯以前活动的区域,恰恰处于激烈交战区,战火一刻不曾停息。

即将完成血脉蜕变,往深渊领主进阶的他,被迫从他以前生活的地方离开。

他最终选择了这个远离战场的区域。

阿卡洛斯为高阶恶魔,血脉来源于“初代恶魔”,天生就有极高的智慧,知道该如何规避风险。

另外,这一层极炎深渊,也和别的域界有所往来。

每隔一段时间,就有浩瀚星空深处的一些商人,前来极炎深渊找和他一样的高阶恶魔交易。

只要他能拿出足够多的筹码,他就能通过那些游荡在各个域界星空的商人,兑换到适合他血脉进阶的珍奇材料。

可惜,他虽然是高阶恶魔,却并不富裕。

他以前收集的那些材料,价值不算是很大,根本不被那些从别的域界而来的商人看在眼里。

这也使得他这趟血脉的进阶很不顺利。

秦烈释放出来的“月泪”,从气息来看,分明属于神器级别,价值连城。

要是能得到“月泪”,不久以后,一定可以兑换很多适合他血脉进阶的宝贵材料。

他因此兴奋不已。

“你们还不走?!”

释放出“月泪”,准备等乾煋等人离开,以八目妖灵血脉开启星门,召唤魂奴作战的秦烈,眼看乾煋众人掉过头来,不由焦急大喝。

他还不想过早暴露自己,不想当着乾煋这些人的面,将魂奴给召唤出来。

“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。”乾煋沉声道。

他讲话时,这一行十人小队,已经排成阵形,往他赶了过来。

“来我们中间!”流漾扬声招呼。

秦烈心中苦笑不迭。

“你将神器的威力尽情释放,我们配合你,我们未必就会输!”雾纱也叫喊道。

她和焰風两人,已分别将火魂重新呼唤出来,一只火焰朱雀,一头火炎蛟龙,从他们体内狂飙而出。

与此同时,乾煋也激发炎界,以炎界将他们全部笼罩。

炎界当中,这支十人小队的实力,立即得到大幅度提升。

就连一个个火魂,在炎界内,也变得精神抖擞,气势汹汹。

此时,化为月刃的月泪,疾若闪电地射在那火焰光球上。

“嘭嘭嘭!”

月刃如巨石落在擂鼓上,那火焰光球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,却不曾碎裂。

火焰光球之中的阿卡洛斯,放声大笑着,说道:“你持有的神器,和你体内的血脉力量根本不相容,你压根不能将这样神器的真正威力释放出来!”

“轰!”

阿卡洛斯身旁,一座巨大的死火山,则是猛地爆裂。

秦烈凝神一看,竟看到那爆裂的死火山之中,似有清冷月光掠过。

他心神一动,以灵魂和幽夜沟通,询问幽夜情况。

幽夜精魂,藏匿在一束月刃之中,也在冲击着火焰光球。

收到他灵魂讯念以后,幽夜立即回讯,将情况道明。

“这个家伙血脉之力,好像和极炎深渊的地心有所联系,他将月泪冲击的力量,以我所不知的方式,转移到周边那些死火山。”

“轰隆隆!”

阿卡洛斯身旁,又是一座死火山碎裂爆炸,上面依然有月泪的气息。

这意味着阿卡洛斯,的确是借助于神秘的血脉力量,将月泪上凌厉的力量,给转到了那些火山地心。

“回来!”秦烈下达命令。

九个泪滴形的月刃,突然化为九道月光,从火焰光球处飞回。

悬浮半空中的秦烈,脸色一沉,又冲乾煋等人吆喝:“你们先走!不用管我的!”

“刚刚不肯走,现在一个都走不掉了!”阿卡洛斯狞笑。

一路如火焰陨石飞滚而来的火焰光球,在这个时候,已来到众人上空。

“快进来!”

流漾在地下,焦急招呼着秦烈,要秦烈进入他们队伍之中。

“进入我的炎界!”乾煋也喝道。

秦烈垂头,深深看了他们一眼,说道:“你们不肯走,那我走!”

乾煋等人一呆。

也在此刻,秦烈周身缠满闪电,体内轰雷声震荡而出。

一道电光突然闪现远方。

等乾煋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发现秦烈的身影,在电芒突现以后,已失去踪影。

“该死的!”焰風禁不住咒骂起来。

他们之所以敢留下来,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看重秦烈持有的神器。

他们想借助神器之威,加上他们潜藏的手段,给予阿卡洛斯重创。

他们绝对料不到秦烈突然遁离。

阿卡洛斯也同样一愣。

他以为秦烈和乾煋一行人,属于同一个神族小队,认为他们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结果秦烈倏然离开了。

“不行!神器在他手中!”

阿卡洛斯只是略一犹豫,就决定暂时舍弃乾煋他们,要追逐秦烈。

一方面是秦烈手中的神器,另外一方面,则是秦烈本人。

他认为能手持神器的秦烈,在烈焰家族一定有着卓越的身份,能够给他带来最大的利益。

他于是追寻着秦烈的气息而去。

以乾煋为首的十人小队,呆呆看着他和秦烈一同离开,瞬间从他们视线消失。

另一边,动用八目妖灵血脉,加“疾雷遁”遁离的秦烈,则是渐行渐远。

他慢慢远离了乾煋等人。

他在运用“疾雷遁”时,刻意收敛了力量,以至于他遁离的距离,始终在阿卡洛斯的感知范围内。

他在故意吊阿卡洛斯的胃口。

连续十来次以后,他在一座死火山上停了下来,好整以暇地等候着。

神器月泪,很显眼地悬浮在他头顶,释放出凌厉的气息。

他在静候阿卡洛斯的到来。

十几分钟以后,阿卡洛斯御动着火焰光球,气势汹汹而来。

他突然愣住。

火山上,秦烈笑嘻嘻的,脸上没有一丝惧意,眼神之中还有嘲弄的意味。

阿卡洛斯忽然觉得有些不妥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